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26

山东省明发同茂饲料有限公司

猪鸡的发酵饲料,各类浓缩料,预混料,免费咨询:400-0531-71...

新闻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学东
  • 电话:0531-87121598
  • 邮件:lxdmftm@163.com
  • 传真:0531-87957136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浅谈鸡传染病的各种传播途径,是预防疾病发生的重要先决条件之一!
新闻中心
浅谈鸡传染病的各种传播途径,是预防疾病发生的重要先决条件之一!
发布时间:2021-06-2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99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
由于猪肉价格相对整体物价所占的比率较高,其价格波动幅度对物价的涨跌具有重大影响,从某种程度上说,稳定猪肉价格就是在稳定物价。而今年以来我国生猪价格出现“暴挫”,截至目前仍在持续下跌之中,生猪价格过度下挫会影响猪农生计,这对保持稳定的猪肉价格极其不利,如何才能保证持续稳定的猪肉供应,让猪肉价格不再坐“过山车”?

虚高的猪肉价格

随着生猪价格持续20周下跌,截至目前,全国生猪均价已经基本接近12元/公斤,大有“破六入五”的势头。从多种渠道调查的数据显示,当前养殖户每头猪亏损已经达到了300~1800不等。这让刚吃了一个月亲民猪肉的消费者很是不理解,在很多地区,市场上的猪肉价格仍然在14元/斤甚至更高的价位,相比正常年份基本持平甚至要高,养殖户怎么就亏钱了呢?

以目前猪肉价格14元左右为例,按照猪肉价格倒推,那么生猪价格应该在九十块左右就是比较合理的,如果按照猪粮比价7:1来计算盈亏线的话,养殖场的平均成本应该在9.5元左右。也就是说,如果生猪价格和猪肉价格同步,当前养殖户并不亏钱甚至会有盈余。

可事实是和我们推算的数据相差悬殊,而且随着生猪价格的继续下降,生猪价格和猪肉价格之间的差距也将会越来越大,猪肉价格在极速下跌,但猪肉价格却放缓了脚步,这种虚高猪价的现象极不正常,甚至成为影响猪肉稳定供应的绊脚石。

如果细细考究,只能是在养猪产业链条的中间环节出了问题。当然,中间环节有猪贩子、屠宰企业、批发商、经销商等等,但更多的责任是在屠宰企业。当前屠宰企业基本属于垄断地位,不客气点说就是干着毫无技术含量的活,既挣着猪肉生产端的钱,同时也赚着消费端的钱,甚至有人将其形容为骑在消费者和养殖户之间的寄生虫,话虽难听,但细细想想确实不无道理。

影响生猪稳定生产的主要因素

对养猪产业有了解的人都知道,每3~4年,我国总会经历一轮所谓的“猪周期”,只要我国的猪肉生产体系和消费体系不发生根本改变,猪周期仍然会大概率的再一次发生。

而每轮猪周期,就是一个从产能过剩到去产能的过程,而且近十几年,这个去产能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由非正常因素产生的。因此,可以肯定地说,非正常因素是影响生猪稳定生产最主要的因素,没有之一。

如2018年的“小非”,导致我国生猪产能出现断崖式减少,直接引发了2019、2020年两年猪肉价格的暴涨。

如何让猪肉价格不再坐“过山车”?

要想让猪肉价格不再坐“过山车”,就得从以稳定猪肉生产和解决中间环节上下功夫,或许这是解决目前猪肉难题行之有效的措施。

稳定生猪生产—猪肉本地化供应

前面我们说了,生猪生产之所以起伏不定,主要是因为非正常因素影响的,而这些非正常因素之所以大面积发生,大多都是生猪的跨区调用所引起的。可以肯定地说以后禁止活猪跨区域调用肯定会常态化,而目前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大力发展冷链物流,进行冷冻储藏肉的调用。

与其这样,还不如将生猪生产本地化,也就是本地人消费本地猪肉。至于养猪并不一定非要和欧美国家比,进行规模化以上养殖,可以充分依赖当地农村的生产力,以村镇为单位,进行小规模养殖,比如可以通过合作社形式,进行集中养殖。如此,在实现农村猪肉消费自给的同时,覆盖近距离的城市猪肉需求。

对于一些特大城市,或许依靠附近的农村生产足够多的猪肉并不现实,如北、上、广等。对于这类城市,可在城市周边大力发展大规模化养殖,这样加上周边农村生产补充,也完全可以实现猪肉的本地化供应。

去中间环节—国企应有所为

前面我们分析了猪肉价格的虚高,问题是出在了中间环节,而且屠企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那么就必须打破目前屠企的垄断地位,在本地化生产的前提下,可适当进行集中屠宰,如以县级为单位。

而且屠企必须是国有化企业,以稳定猪肉价格为主,而不是以盈利为目的。在每轮猪肉价格高峰期,总有国企奉命养猪的新闻充斥网络,但十几年过去了,在养猪业并没有见到有实质性进展,为什么不在中间环节做一些贡献?这难道不是应该做的吗?

相信如果生猪进行本地化生产,然后国企在猪肉生产和供应的中间链条如果能有所作为,那么,猪肉价格暴涨暴跌、猪肉生产安全等问题,或许都能得到根本性的改变。以上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,对此,你怎么看?也欢迎大家留言探讨。(来源:新农鸣)